欢迎访问:第八色久久综合-色久久综合色久久88-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小姐慢吞吞】3(完)

「我、我没有呀」长公主抓住夫君,被他的话吓到了,她知道夫君真的生气
了,急忙解释。「王爷,我没有,这些禁卫宫不是我派来的呀!,我是无辜的!」
  「不是你派来的?南王爷皱眉,不信娘子的话。
  『我说的是真的!「见夫君不信,长公主赶紧说道:」他们是奉圣上的命令
来的,我也是看到皇令,才知道原来这丫头是盗墓贼啊!「
  「皇上的命令?」南王爷一愣,看向禁卫军,又看云玄舞。「这……丫头,
你怎么会惹到皇上呢?」
  云玄舞没回话,听了他们的谈话,她也大致明了一切了,看来皇帝早就不打
算放过她。
  也是,毕竟天龙宝珠的事可是个秘密,这种事怎会容许被外人知道?皇帝是
打算一拿到宝珠后就铲灭云家。
  她倒不担心阿爹他们,云家可不是好欺负的,比起来,她比较担心南宫瑾。
  即使他是皇帝的亲侄子,可伴君如伴虎,那狗皇帝会放过知道宝珠秘密的南
宫瑾吗?
  她轻咬唇,看着包围她的禁卫军。她有自信自己能安全逃离追捕,可她放心
不下南宫瑾,她若这么逃了,皇帝会放过他吗?
  想到此,她放下手、上的发带……
  「抓住她」见云玄舞放弃抵抗,禁卫军立即上前抓住她。
  「丫头?」南王爷错愕地看着玄舞,他是明眼人,知道这群禁卫军根本抓不
住她,可她竟放弃脱逃机会,甘愿束手就擒这是为什么?
  霎时,他和云玄舞对上眼……瑾儿,是为了瑾儿?
  南王爷霎时明了了,他忧心忡忡地看着云玄舞被禁卫军带走,心头不禁志怎,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瑾儿他也会出事吗?
  「皇上这是你要的天龙宝石珠。」南宫瑾恭敬地曲膝,低首将手上的玉盒呈
上。
  「嗯……」皇帝接过玉盒,小心地打开盒盖,瞬间璀璨光茫散发而出,宝珠
圆润,光滑的表面隐隐浮丰一条龙。
  『哈哈?好。很好』皇帝高兴地大笑,满意地盖上玉盒。「瑾儿,这事你办
得好,朕一定大大有赏。」
  「
  「谢皇上。」南宫瑾起身,抬头看向皇帝?「不过属下不求赏赐,只求皇上
答应属下一个要求。」
  「哦?」皇帝持着胡须,微一挑眉。「什么要求?」
  「请皇上除下属下的神捕之位,让属下离开朝堂,云游四海。」南宫瑾淡声
要求。
  「这……」皇帝皱眉,听到他的要求不禁吃惊。「瑾儿,这是为什么?这个
神捕之位你不是很满意吗?」
  南宫瑾淡淡淡一笑,「皇上您也知属下素来爱自由,即使满意,可多年下来
也累了,因此才想辞官。」
  「哦?」皇帝看着他,眼掠过一丝精明。「瑾儿,真是因为这样?而不是为
了那个云家丫头?」
  「皇上?」南宫瑾一愣。
  「啊!」皇帝轻笑,神情虽温和,可支透着一丝凌历。「瑾儿呀,你以为这
事能满过朕吗?」
  南宫瑾没回话,静静地回视皇帝。
  伴在皇帝身边多年,看皇上的脸色多少能摸出皇上的心思,而这次有点不对
劲。
  皇帝轻敲着椅把,脸庞带着轻笑。「瑾儿啊!前些日子你娘要朕帮你和相国
千金赐婚,这事朕答应了,明儿个朕就昭告天下,你成亲几年后,再让你继承南
王爷之位,好好辅佐朕。」
  「皇上,恕臣……?
  「瑾儿!」皇帝打断南宫瑾的话,脸上有着警告,「这是朕的命令,你没有
拒绝的余地。」
  南宫瑾皱眉,冷冷地看着皇帝,神色丝毫无一丝畏惧。「恕属下愚昧,不懂
皇上现在是何意思?」
  「瑾儿呀,你是聪明人,真不懂吗?」皇帝淡声说道。
  南宫瑾悚然一惊,丫头?他立即转身!
  「瑾儿!」皇帝叫住他。「你就乖乖听从朕的命令,娶相国千金,承袭南王
爷之位。」
  南宫瑾转身,眼眸直视皇上,他知道他迟了,皇上一定早已经派人去王府,
「皇上,过河拆桥可不是九五之尊该为之事。」
  皇帝眯眸,语气沉怒。「瑾儿,你是在斥责朕吗?」
  「属下不敢,」南宫瑾冷声说道:「属下之是认为,若皇帝因云玄舞知晓宝
珠秘密而要杀她,那是不是也要取属下的命?」
  「南宫瑾,别挑战朕的脾气!」皇帝气势沉然,声音带着警告。「你是长公
主的南王爷之子,又是朕的侄子,属于我们天朝皇族,当然不同于那粗鄙的盗墓
贼……」
  说到此,皇帝顿了下,缓下语气,轻轻一叹。「瑾儿,别为了一个女贼毁了
你的前途。」
  他语重心长的劝道。他是真心疼爱这个侄子,却没想到南宫瑾会爱上云玄舞。
  这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他原本打算拿到宝珠后,绝不放过云家任何一个人。
  宝珠的事永远只能是秘密,因此他一路派密探探南宫瑾的消息,却没想到南
宫瑾会爱上云玄舞。
  知道这事时,当下他就知道不好收拾了,可他绝不许南宫瑾和云家人在一起,
先不论两人身分不配,云玄舞知晓宝珠秘密就该死!
  至于南宫瑾……他是个人才,又是他疼爱的亲爱的侄子,他当然会不舍,而
且他知道南宫瑾是个守口如瓶的人,因此不怕他会说出宝珠之事。
  现在只要解决云玄舞就行了!
  「瑾儿,别让朕失望。」看着南宫瑾,皇帝沉声说道。
  南宫瑾闭上眼,深吸口气,才张开眼眸看向皇帝。「可是皇上却让属下失望
了。」3
  「你!」皇帝瞪大眼,气怒地站起身。「南宫瑾,别以为朕宠你,你就可以
对朕放肆!」
  「属下不敢,可皇上所做所为确实让属下心寒。」面对皇帝的怒火,南宫瑾
语气仍然平淡。
  可他的手却紧握成拳,心里是满腹担忧,他担心云玄舞的安危,不知她有没
有平安脱逃。?
  就怕……那丫头蠢得为了他而乖乖束手就缚。
  「你……」皇帝气恼地瞪着他,「好,不管你怎么说,朕就是这么决定了,
明天朕就下旨赐婚,这些天你就乖乖待在皇宫里吧!」
  南宫瑾抿唇,拳头握得更紧,他知道这是幽禁,皇帝打算将他关在宫里,这
也让他明白了一件事- 云玄舞一定被抓住了。
  否则皇帝不会将他锁在皇宫中,好就近监视他。
  「来人呀!」皇帝轻唤,数名守卫立即进来「将南宫捕头带去别宫,让他休
息。」
  「是」守卫恭敬地弯身接令。转身看向南宫瑾。「请南宫捕头跟小的一起走。」
  南宫瑾不发一语,转身离开。
  「瑾儿,你可别让朕失望。」南宫瑾的脚步却无丝毫停顿。
  皇上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在守卫的护送下大步离开。
  那个狗皇帝以为她会乖乖地待在大牢里吗?若是,那狗皇帝真是太傻、太天
真了!
  云玄舞双手环胸,伸脚踢飞爬到脚边的耗子,看着散发着恶臭的阴暗天牢。
  她看着牢门的锁,忍不住嗤笑一声。这种烂锁也想困住她?
  她轻哼,从腰边的暗袋拿出一只细小的铁针插入锁孔,转几个圈,喀啦一声,
大锁立即解开。
  哈·轻轻松松。
  她打开牢门,也不隐藏身影,大摇大摆地走出牢门
  「啊」一看到她,卫兵立即要尖喊,可声音还没发出,细针已插入他们的穴
道。
  瞬间,看守的卫兵全数倒地。
  解决完守卫,云玄舞快步走向大门,她得去找南宫瑾才行。
  她想南宫瑾应该没在天牢里,以他的身份地位,最有可能被幽禁在皇宫里。
  可皇宫这么大,她该怎么找?而且,他如果知道她被关在大牢里,一定会想
办法摆脱皇帝的监视来救她……
  云玄舞皱眉想着,小手打开大门,门微开之际,她看到一抹身影站在门口,
手立即拈住银针往那人刺去,没想到却被闪过,她挑眉,伸脚再踢!
  「丫头?」来人闪过她的踢击,惊声轻喊。
  「咦?」云玄舞一愣,停住攻击,抬头看向来人。「南宫瑾!」
  一看到那张朝思暮想的俊庞,她惊喜大喊,用力抱住他。
  「丫头」南宫瑾将云玄舞搂进怀里,又将她轻轻推开,担忧地看着她。「你
没事吧?有受伤吗?」。
  「嘻嘻。没事。」云玄舞轻笑,垫起脚尖,藕臂环住颈项,用力吻他的嘴、
他的脸。「笨蛋,我就知道你会过来。」她轻骂,可唇却扬着甜蜜
  南宫瑾也轻咬嫩唇。「你这丫头……我该猜到你不会乖乖待在牢里。」这丫
头可没那么安分。
  「当然。」云玄舞轻哼,「这种破大牢就想关住我,想得美!要不是因为你,
我才不会被抓进来呢」
  「我知道。」南宫瑾心疼地抱住她,轻吻她的发,「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你才会被抓起来,我没想到皇上竟会这么做……」
  「哼,你有看过哪个皇帝没灭过知晓他秘密的人?」云玄舞冷嘲,她就是讨
厌那种道貌岸然的人。
  南宫瑾没回话,皇帝这次的行为确实让他冷了心,他闭了闭眼,轻轻推开她。
「好了,我们得快点离开,我是打昏监视我的人过来的,可我想皇上一定早就知
消息了,我们动作快一点。」
  语毕,他牵着云玄舞离开大牢,可才一踏出大牢,明亮的火炬却已包围在外。
  数百名禁卫军守住上下范围,圈圈包围他们,南宫瑾冷下眸,将云玄舞护在
身后。
  「瑾儿,你果然还是让朕失望了……
                第十章
  皇帝从中间走出,目光失望地看着南宫瑾。
  南宫瑾没回话,警戒地看着四周,重重包围完全找不到一丝空隙,看来要逃
可难了。
  「瑾儿,朕再给你一次机会……」
  『我拒绝。「不让皇帝将话说完,南宫瑾立即说道:」我绝不会把玄舞交出
去,你要杀她,就连我一起杀。「
  「你!」皇帝恼怒地瞪着南宫瑾,没想到南宫瑾这么固执,他看向云玄舞,
万般不懂。「这小丫值得你送命?」
  「我觉得值得就值得。」南宫瑾全然说道。
  「好!很好!」皇帝冷笑,她狠了心。「你若想死,朕就成全你们。」
  「等等」云玄舞出志,美眸不屑地看向皇上。「狗捕捞,你以为杀了我们就
能守住秘密吗?要是让我家人知道我的死,包准你的秘密一定传得人尽皆知。」
  「你……」皇帝气恼地看向云玄舞,眼里泛着利茫。「云玄舞,你这是在威
胁朕吗》??」
  「威胁?我才不屑做这种没意义的事。」云玄舞冷哼,小脸泛着嘲讽。「我
在告诉你事实呀!狗皇帝,我也可以在这里大声说出你的秘密,这样的话,在场
所有人都会知道,一传十、十传百。你能杀尽天下千千万万人吗》」
  「你……」
  「呵!我怎样?」云玄舞傲然抬首。「没了千万百姓,你这个皇帝还当得成
吗?」
  「你……」没想到这丫头的嘴竟这么利,皇帝气得说不出话来,而且也无话
可反驳。
  「丫头……」南宫瑾愕然地看着云玄舞,她的气势让他惊诧,然后,他笑了,
大手紧握住她的手,黑眸泛着浓浓情意。
  这丫头呀,就是这种个性,让他无奈却也喜爱不已。「怎样?」云玄舞睨了
南宫瑾一眼。「我说的可是事实,就不知道有人能不能接受?」
  「你……大胆!」皇帝被激得恼羞成怒,气忿难当的看着云玄舞,「云玄舞,
你尽管逞口舌之利,你的命朕要了!」
  「来呀!」云玄舞无惧的扬眸,纤指拈着银针。「你可以试试看,是你的人
箭射得快,还是本姑娘砍下你的脑袋快!」
  「你……来人呀!放箭!」皇帝气得怒吼。
  南宫瑾赶紧将云玄舞护在身后,姿态傲然,黑眸泛着凌厉锐芒,无惧的看着
上头的弓箭手。
  「住手!住手呀!」突然,长公主跌跌撞撞地快步冲进来,惊慌地挺身护住
南宫瑾。「住手!谁敢伤我儿!」
  她怒喊一声,眼眸气忿地看着众人,最后落在皇帝身上。
  「娘!你怎会来?」看到娘亲,南宫瑾一愣,赶紧抓住长公主。「娘,你快
离开。」
  「不!我不走!你绝不许任何人伤害你!」抱住儿子,长公主哭喊。
  「老臣也请皇上饶臣子一命!」南王爷走到娘子身前,弯身朝皇帝哀求。
  「请皇上看在老臣尽忠一辈子的份上,饶这小两口一命。」
  「这……」皇帝看着南王爷,又看向抱着儿子哭泣的长公主,不由得迟疑了。
  「皇上,求您看在皇姊的份上,饶了瑾儿一命吧!皇姊求您了!」长公主哭
着哀求。
  皇帝轻叹口气,也软了心。「皇姊,朕可以放过瑾儿,可是却不可能放过云
玄舞。」
  「我绝不可能放下玄舞!」南宫瑾冷着俊脸,伸手将云玄舞搂进怀里,「她
死,我不独活!」
  「瑾儿!」长公主惊吼,气得哭喊:「你真要为这臭丫头丧命吗?那你要娘
怎么办?」
  「娘!」南宫瑾看向长公主,只能痛苦地闭上眼。「娘,对不起,恕孩儿不
孝。」
  「不!」长公主哭喊,她看向云玄舞,哭着求她。「云姑娘,我求你,我求
你放过我儿子!」
  云玄舞咬着唇瓣,眉尖轻皱?「我不懂,我和南宫瑾又还没死,你们干嘛这
么激动?我倒觉得在我死之前,狗皇帝会先死呀!」上头那群废人的箭哪有她的
银针快呀!
  听到她的话,皇帝立即恼怒,怒声命令:「来人呀,拉开长公主和南王爷!」
  「不!不要呀!」长公主哭喊挣扎,却敌不过卫兵的箝制,只能被抓离南宫
瑾。
  「皇上!」南王爷一脸心痛,知道皇帝心意已决,只能沉痛咬牙,沉沉闭眼。
  「放箭!」皇帝低喝。
  屋上的弓箭手立即拉满弓,手劲一放,数百支箭同时射向中间——
  「放哈狗屁箭!」
  一声怒吼响起,霎时,数道身影飞掠,银光迸射,锐利箭矢眨眼之间全数落
地。
  而屋上的弓箭手突然个个哀号打滚,痛苦地跌落地面,哀叫声不断。
  云朱雀如天女般飘然而落,足尖轻落于屋瓦,轻扬的薄纱随身影而飘落,隐
约响起细微铃声。
  「二姊?!」看到云朱雀,云玄舞不由得一愣,而灵敏道人影也在瞬间出现
飞掠而出,——击飞围攻的御林军。
  「阿爹!大姊!三姊!三姊夫……」云玄舞惊呼,愕然看着出现的家人,短
短一瞬间,云家人竟全出现在皇城。
  「格老子的,老子的女儿是你们这群鼠辈能碰的吗?啊?」云大飞忿然怒吼,
铁拳怒然击飞围捕的禁卫军。
  「狗皇帝,快开口!」不知何时,云白琥已迅速擒住皇帝,手上的银炼缠上
皇上的脖子,左手则拈住一只细小银针,只差一时,那针就要射进皇帝喉咙了。
  「啧啧,玄舞,你出手还是一样快狠准呀!」云青珑从三妹手上接过银针,
不禁摇头叹息。
  「你、你们……」皇帝惊怒交加,脖子被银针索住,命在旦夕的恐惧让他冒
出冷汗。
  而周围的侍者看到皇上被制住,也纷纷停住动作,不敢妄动。
  「狗皇帝,叫你的人退下。」云朱雀姿态优雅地坐在屋上,指尖绕玩着发丝,
柔声命令。
  皇帝不吭声,瞪着他们。
  「嗯?」云朱雀挑眉,云白琥立即将银丝收紧。
  「唔!」皇帝的脸立即痛苦地涨红。「统统退下。」不得已,他不甘心地开
口让禁卫军退下。
  禁卫军一离开,长公主赶紧奔向儿子。「瑾儿,你没事吧?没受伤吧?」她
慌乱地摸着他的身体。
  「娘,我没事。」握住娘亲的手,南宫瑾对她安抚一笑。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抱着儿子,长公主放声大哭。
  南宫瑾只得轻拍娘亲的背,然后看着四周,却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剑眉微
挑。「申屠史,你也来了?」
  「没办法。」申屠飞靖耸肩,爽朗一笑。「小姨子有难,我这当姊夫的能不
来吗?不过没想到啊……」
  他贼贼地看着南宫瑾,眼睛往下溜,看到他的手还握着云玄舞的手。
  「南宫瑾!把你的贼手从我女儿身上放开!」云大飞也看到了,他用力拍掉
南宫瑾的手,将女儿拉到身边。
  「玄舞呀,你有没有怎样呀?」他担心地看着女儿。
  「阿爹,我没事。」云玄舞摇头。「不过你们怎会来?」
  「哼,阿爹又不是笨蛋,想也知道这狗皇帝哪可能会轻易放过我们?」云大
飞一脸不屑,看着皇帝忿忿说道:「皇宫里的人一直在打探云家的消息,我就知
道苗头不对,他一定不会放过你,果然被老子猜对了,所以就赶来了。」
  还好他们来得刚好,不然就要帮女儿收尸了。
  「你、你们想怎样?」看着他们,皇帝咬牙道。
  「想怎样?」云青珑轻笑,「很简单,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当你的皇帝,
我们盗我们的墓,如何?」
  「休想……哦!」颈边的银炼立即收紧,皇帝惊喘,差点喘不过气。
  「皇上!」南宫瑾惊喊,赶紧看向云白琥。「快住手!」皇帝毕竟是他亲舅
舅,他还是不想见他送命。
  云白琥淡淡瞄了南宫瑾一眼,耸耸肩,将手劲放松。
  「皇帝,你以为你有拒绝的权力吗?」云朱雀挑眉,没想到这皇帝还真不识
相。「别忘了你的命正在我们手上,你死了,我们也一样没事,到时损失的可是
你,不是我们。」
  「你……」皇帝听了不由得气恼,却也明白对方说得对,他的命在他们身上,
他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力。
  可他贵为九五至尊,要他这样乖乖听贼人的话,他这皇帝的面子要往哪里摆?
  「好吧,看来你是选择死了。」云青珑也很无奈,挥了挥手。「白琥,动手
吧!」
  「住、住手!」皇帝一惊,急忙开口。「好、好,朕答应你们就是了。」闭
上眼,他不甘心地道。
  「很好。」云青珑满意地笑了,示意云白琥放开银炼。
  「呼……」银炼一离开,皇帝立即捂着脖子粗喘,一双眼犹忿忿地瞪着他们,
可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咬牙隐忍。他绝对不会放过这群该死的贼。
  像是看透他的想法,云朱雀轻声开口。「皇帝,我劝你最好别动歪脑筋,我
们能闯进皇宫一次,就能闯进第二次,你觉得你有第二次的机会吗?也退有……
那两颗珠子,我们也可以国易地毁了它,到那里你觉得这天朝能辉煌多久?」
  皇帝听了心惊胆战,他看了这群人一眼,明白这次他是真的输了。
  「皇上。」南宫瑾推开娘亲,走到皇帝身关,曲膝跪下。「舅舅请原谅瑾儿。」
  「你……」皇帝看着南宫瑾,神情不由得复杂起来。
  「舅舅,瑾儿知道我让您失望了,可是我真的爱她,为了她,我可以放弃一
切,还望舅舅成全。」
  听到他的话,云玄舞不禁咬唇,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南宫瑾身边,不甘愿
地向皇帝弯身。
  「狗……」她连忙吞下。「皇上,请您成全。」
  皇帝看着他们,只能叹气。「算了,算了。」他摇头,挫败地看着南宫瑾。
「你这小子,只有求我的时候会叫朕舅舅,真是……舅舅也要跟你道歉。」
  他拉下面子,脸上有着尴尬。「你要辞官,朕准了,不过赐婚照下……」
  「皇上!」南宫瑾抬头。
  「听朕说完!」皇帝瞪他,嫌恶地瞄了云玄舞一眼。「明天朕就昭告天下,
让你和云玄舞成亲。」
  「皇上?!」南宫瑾一脸惊喜。
  「咳咳!」皇帝轻咳,老脸摆不住地撇开。「这样朕这个当舅舅的没让你失
望了吧?」他可是很在意那句话的。
  「当然没有,您一直是瑾儿最尊敬的舅舅。」南宫瑾笑道,握住云玄舞的手。
「丫头,跟舅舅道谢。」
  云玄舞嘟嘴看着南宫瑾,见他以眼神示意她,努了努唇,只好闷声说道:
「谢谢舅舅。」
  「等等!」云大飞大吼:「什么赐婚?什么舅舅?老子有说要把女儿嫁给你
这小子吗?」
  拜托,他这个当爹的在这里,干嘛无视他的存在?
  来了!
  看到云大飞,南宫瑾就知他的劫难来了,他赶忙讨好一笑。「云伯父……」
  「少来!老子承受不起!」云大飞挥手冷哼。「老子可没忘记当初你这小子
是怎么威胁我全家的,现在想娶我女儿,你想都别想!」
  「喂!你这老头跌什么?我儿子想娶你女儿是你家荣幸!」一旁的长公主见
不得儿子被欺负,忍不住开口了。
  「耶?你这婆娘插什么嘴?关你屁事呀!」云大飞瞪向长公主。
  「你骂我儿子就关我的事!」长公主抬头冷哼,「我儿子一表人材,哪里配
不过你那穷酸女儿了?」
  「穷酸?」云大飞瞪大眼。「你这婆娘,我们云家哪里穷酸啦?我云家宝库
里的宝物多到可以砸死你们。」
  「阿爹,那些好像都是不义之财。」云白琥插嘴。
  「闭嘴!」云大飞朝女儿吼:「说到底还不是你这孽子惹的祸,不然玄舞也
不用帮你还债……」
  「还好呀!我还得还满开心的。」云玄舞软声接话。
  「什么?」云大飞瞪身云玄舞,见女儿竟柔顺地窝在南宫瑾怀里,他就一阵
刺眼。
  「玄舞,给我过来。」云大飞命令。
  「不要!」云玄舞将南宫瑾抱得更紧。「我就是要跟他在一起,永远,一辈
子!」
  「丫头……」南宫瑾苦笑,她的话他是听得很高兴啦,可是未来岳父的脸色
他可看得很心惊呀!
  「我不准!」云大飞跳脚。
  「那是你的事。」云玄舞冷哼,才不理阿爹的狂吠。
  「什么……云玄舞你这孽女……」造孽呀!他生的女儿怎么全是不孝女啊!
  「好了,别吵了。」云青珑出声,眼睛不怀好意地看着南宫瑾,「你想娶我
家玄舞?」
  「没错。」南宫瑾点头。
  「那就得付出代价。」云青珑贼地笑了。
  看到大姐脸上的笑,云玄舞立即警戒地护着南宫瑾,小心翼翼地问:「大姐,
你想干嘛?」
  「雀,你说呢?」
  「嗯……」云雀想了一下,美丽的唇瓣轻扬。「南宫瑾,你找了云家两年麻
烦,这得好好算一算呀!」
  「你们想怎么算?」南宫瑾也不怕,直言问道。
  「这样好了,去盗二十件宝物来抵这两年的价吧!」云雀笑着开口。
  「十十件?」云玄舞瞪大眼。「哪有人这样……」
  她想抗议,可看到二姐投来的视线,立即噤声。
  「玄舞,这事你也有份。」南宫瑾这个祸还不是她惹来的?
  云玄舞不敢说话,只好乖乖低下头。
  「好,我答应。」南宫瑾扬声,紧紧握住云玄舞的手,「能得到丫头,我可
以做任何事。」
  「南宫瑾……」云玄舞抬眸看他,也跟着笑了。「好,盗就盗,二姊,要什
么宝物就说吧!」
  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她心甘情愿。
                尾声
  她错了,她忘了那几个姊姊不只心狠,而且做事更狠。
  那开出的宝物清单,不只要上山下海,而且每一个都是绝世古墓,机关重重。
  「玄舞,动作快一点!」走在幽暗的墓道,南宫瑾转头催促后头那慢吞吞的
人儿。
  无视他的催赶,云玄舞伸手掩住小嘴,轻轻打个呵欠,莲步轻移,像散步似
地慢慢走着。
  受不了她的慢,南宫瑾很是无奈地深吸口气,「丫……」才刚开口,他脚下
突然开个洞,他一惊,赶紧翻身往后退,险险避过机关。
  而洞口下方的针床则让他咋舌不已,掉下去稳死无疑。
  「你可以再快一点,那我就可以快点当寡妇了。」云玄舞懒洋洋地敌唇,娇
柔的嗓音甜如丝,轻扬的美眸则不掩嘲弄。
  也不想想他这一路上踩到多少机关,还一直催她快,快什么快?想快点赴死
就快点去,不要拉她陪葬啦!
  「丫头……」南宫瑾尴尬地笑了,见她小脸沉凝,他讨好地举手。「好,我
会乖乖跟在你身后的。」
  唉!但她的动作真的很慢,照她的速度,要走完这条墓道可能要耗一天了。
  「觉得委屈,你可以继续走快一点呀!」她不勉强的。
  「我哪敢?」他快步走向她,握住她的手,「跟你在一起高兴都来不及了,
怎会委屈?」
  「少贫嘴!」云玄舞睨他一眼,可唇瓣却忍不住轻扬,小手与他密密相扣。
「钦,你真的不后悔吗?」
  为了她,放弃神捕的头衔,也放弃当王爷,而成为一个寻常老百姓。
  南宫瑾停下脚步,掬起小手轻吻,黑眸深情地望着她,然后俯下身,吻住那
张他吻不腻的樱唇。
  「从不。」他柔声低语,因为她,他不悔。
  爱上她,他从不后悔。
               【全书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骚妇萍姐 下一篇:【小姐慢吞吞】2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